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在册人才 > 曹兆爱
    

基本信息

曹兆爱

性别:女

年龄:64 岁

技术职称:

荣誉职称:民间传承人 省级传承人

从艺品类:高密剪纸

从艺年限:43年

单位及职务:高密市卫生局 退休

所属地区:高密市

师承:

徒弟:

浏览次数:1150

个人简介

  曹兆爱,女,1955年生,中共党员,高密市卫生局干部。高密剪纸省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剪纸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山东潍坊市书法家协会会员。其剪纸作品获“第一届中国民间工艺美术乡土奖”铜奖,并被中国工艺美术学会民间工艺美术专业委员会收藏;书法作品获“全国纪念康有为逝世80周年书画展。


荣誉证书

  2010年12月第二批潍坊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2014年6月山东省第四批省级非遗(高密剪纸)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剪纸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山东潍坊市书法家协会会员。


奖励证书

  剪纸作品获“第一届中国民间工艺美术乡土奖”铜奖,并被中国工艺美术学会民间工艺美术专业委员会收藏;书法作品获“全国纪念康有为逝世80周年书画展。


个人图片

主要作品

媒体报道


晏子题材受宠民间艺术作品展


  在本届红高粱文化节“根在故里”民间艺术作品展上,记者发现,无论扑灰年画、剪纸还是泥塑,以晏子为题材的作品备受民间艺人和参观者的宠爱和青睐。

  我市著名剪纸艺人曹兆爱创作的晏子故事剪纸就吸引了不少参观者驻足欣赏。该剪纸为四条屏,由16个故事组成,既包括大家熟知的《晏子使楚》、《橘生淮北》等著名典故,也包括《拒绝美妾》、《君子治国》等其它故事。剪纸线条流畅、惟妙惟肖,形象直观地表现了晏子机智幽默、不卑不亢、勤政爱民、廉政自律等品格。“这组剪纸从构思到创作完成,用了大半年的时间。为了多了解晏子的故事和生平,丰富创作内容,我查阅了《晏子春秋》等许多资料,脑海中晏子的形象逐渐清晰,剪起来也就得心应手了。”她告诉记者,虽然自己以前就知道一些晏子的故事,但从来没这么认真的研究过,晏子的精神品格对自己触动很大。

  “无论晏子的历史地位还是品德修养,都是咱高密人的骄傲。文化节能够突出晏子主题,显得更有吸引力和文化内涵。”特地从外地回来参加文化艺术节的李先生表示,通过参观作品展,对晏子文化有了更深的了解。


201_看图王(2).jpg

放不下的“金剪子”

 2008-04-21 14:55

  中国日报网站环球在线消息:“一不留神,你碰到的人就是个民间艺人。”刚到山东高密,就听到这样的说法。尽管是一个县级市,但有着浓厚历史文化底蕴的高密却有4个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剪纸、扑灰年画、彩色泥塑和地方戏曲茂腔,并被文化部评为第一个“中国民间艺术之乡”。高密的民间艺人层出不穷,尤其是民间剪纸艺术大师。

  剪出来的媳妇

  “你能画啥,我就能剪出来啥!”26年前,家住高密县井沟镇河南村的刘彩花和县文化馆巡视员叫板时充满自信。不过,这个地地道道的高密媳妇还是牢记祖训,恪守妇道,在家里养猪养娃,把去县城剪纸的活计“介绍”给了自己的丈夫范祚信。如今的范祚信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一级民间工艺美术家”称号,不仅在中央美术学院、北京师范大学、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等院校举办过个人展,而且到过日本、法国,并在那些地方受到“追捧”。

  “要是没我,他根本剪不出来那些花。”面对丈夫的辉煌,刘彩花有点坐不住了,她也想把失去的光彩找回来。她告诉记者,现在在高密,有一双会剪纸的巧手,不仅意味着能摆脱下地种田的命运,还可以供子女读大学,甚至能在城里买楼,“那是让村里人都刮目相看的事”。范祚信在一旁憨憨地笑了,递给记者一打各类荣誉证书的复印件,前4个是范祚信的,后4个是刘彩花的。

  像所有纯朴农民家庭的孩子一样,小范祚信和小刘彩花,都是看着家里的姑婆姨婶们剪纸长大的。每年一进腊月,乡下人家的大铺炕上,坐满了巧手的媳妇们,一边“拉呱”(高密方言:聊天),一边剪纸。看着看着,他们也爱上了剪纸,“一天不剪手就痒痒,连赶大集也不忘记揣摩人家的剪纸,到邻里家串门也要学几个新样子。”看他们都这么痴迷,有人就“怂恿”他们一“剪”高低。“剪着剪着,就‘捡’了个媳妇。”范祚信说起这事还很得意,两人的结婚纪念物就是互赠的两把剪刀。

  高密的媳妇们,平常里只能“低眉顺目”,因为剪纸,她们有了“扬眉”的机会。她们中大部分连字都不识一个,但肚子里却有剪不完的花样。刘彩花告诉记者,她不识字,但央求说书的堂叔给自己讲了遍《水浒传》,便能绘制出“水浒108将”的剪纸花样;而识字的范祚信,却只能把花样用烟火熏在土纸上,才能剪出精品。

  如今的范家,老少三代都会剪纸,“水浒108将”之后,他们又创作了“红楼梦100人”,而且要把中国历史小说的人物、历史人物继续“剪”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