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学术研究

红丝砚的实用价值与观赏价值

发布日期:2016-12-12 浏览次数:995

临朐红丝砚艺术馆 的博客

2009-06-02 10:38:04  

6578678.jpg

红丝砚就其质地,颜色与纹理来讲,是诸砚中最具实用与观赏于一体的砚品,其他砚种大多以发墨快等实用性为特点,或以精雕细琢取胜,而红丝砚细腻的质地,艳丽的颜色,变幻莫测的纹理是其他任何砚都无法可比的。

一、红丝砚的实用性

砚是实用器,是磨墨的工具,红丝砚也不例外。启功先生论砚时的比喻相当朴实恰当,砚和捣米臼,泡菜坛是同类的东西,但因它与书写文字有密切关系,便和臼,坛那些纯粹的工具有了明显的区别。不管有什么区别,它的主要功能还是实用。古人论砚最讲究实用,清纪晓岚在论砚中云:端溪石品新旧悬殊,旧坑未必佳,新坑未必不佳,但问其实用否耳。他认为凡是莹润发墨者,都是上品

砚作为实用器,必须具备下列条件:一是发墨快,这是砚的基本功能和主要功能。据记载,米元章性急,每用磨墨,发艳甚易,帮以适宜为快也,他对砚的品评,大多以发墨快慢而论之。二是所研磨出的墨汁质量好,墨汁越细越好。即所谓的似油汁泛出有墨光等。墨汁的粗细与砚的质地有很大的关系。三是润毛护毫,笔与砚的接触要柔顺、摩擦力小,不损毛等之豪,有许多石材石理粗糙,虽发墨极快,但也不适宜做砚,就是因为其所研磨的墨汁既不细腻且易损笔毫。四是不渍墨,不吸水,要求墨汁在砚中既不渗入砚石,又不易蒸发,即所谓的数日不干。具备以上条件的砚方可认为是一方实用的好砚。

红丝砚的实用是由红丝石独特的化学成分决定的。经化验分析,红丝石的化学成分为:二氧化硅含量17%左右,三氧化二铝15%左右,三氧化二铁3%左右,氧化钙27%左右,氧化镁6%左右。砚的发墨快慢主要取决于砚石中所含的成分,红丝石中既含有质硬锋利的二氧化硅,又含有质细润泽的钙、镁等物质,所以红丝砚发墨既快又细腻且润笔护毫。唐彦猷通过使用,从实用的角度认为红丝砚区别于他砚有三:一是以手拭之粘着如膏;二是常有膏润浮泛,墨色相凝如纯漆;三是覆之以匣数日墨色不干。从实验情况看,由于红丝石的品种多,各种化学成分含量不稳定,其实用效果也会有差别。而质地润泽的红丝砚,的确发墨快,手拭如膏,润笔护毫,再配一红木盒包装,储墨数日不干,不腐。由于不同品种的红丝砚实用效果悬殊较大,有的理滑、发墨慢,有的质糙、渍墨损毫,所以历代文人墨客对红丝砚贬褒不一。褒者,可能获得是质地润泽的红丝砚,而砭者,肯定未得佳品。红丝砚的品种多,开采难度大,产量有限,加之历史上交通条件限制等,历代的论砚者不可能对红丝砚的诸多品种予以一一使用和鉴别,仅对自己所得或所接触到的红丝砚进行品评,难免有失公允。苏东坡开始对红丝砚评价不高,对他人给于红丝砚的褒奖也不以为然,直至观雪庵所藏,乃知前人不妄许尔。而米元章所得的红丝砚,其石质可能是用地表之石制成的砚。乾隆皇帝品评为质古如玉,洵为佳品的红丝砚绝对和米元章所品评的砚是截然不同的。持理滑观点的诸前贤,使用和品评的又肯定是一方石质偏硬的红丝砚。由于唐彦猷亲自参与亲自参与开采和制作过红丝砚,拥有的红丝砚数量相对较多,应该最有发言权,将红丝砚列为当时的诸砚之首是有一定根据的。根据当时的环境,在得一两块红丝砚便如获至宝的情况下,红丝砚不可能方方都是佳品,所以历史上对红丝砚的各种品评既是实事求是的,同时又可能是比较片面的,不能一概而论。

红丝砚的实用与否不能笼统的、机械的套用端石的老坑新坑之说而加以区别。从目前发现的清以前的红丝砚来看,其石质和纹理都不如现在新开发的好。石可先生经过考察与比较,认为老崖崮新出红丝石可与黑山红丝石相媲美(见《鲁砚》),是有一定根据的。

二、红丝砚的观赏性

随着社会的进步,科学技术的发展,墨汁的出现,逐渐代替了人们的研墨之劳,砚的实用性正在逐渐弱化,人们越来越越注重砚的观赏性,砚已成为集实用、观赏、把玩、收藏于一体的高档工艺品。砚的观赏性是由砚本身的文化气息、制作工艺和天然特点决定的。制作工艺要求在造型、线条、图案雕刻等方面都精益求精,否则既不实用又不宜观赏。而红丝砚的观赏价值除了制作工艺外,主要是由红丝砚的自然形状、鲜艳的颜色、丰富的纹理等天然特点决定的。若在加工中巧用其形、其色、其纹进行雕刻,便成为天人合一的既实用又极具观赏价值的艺术品。具体的讲,红丝砚的天然观赏价值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温润如玉的质地。 红丝砚温润的石质给人以淡泊宁静的舒适感,一砚在手如握美玉,时常抚摸把玩,则有人石相亲之感,使人心旷神怡。

2.艳丽多姿的色彩  红丝砚的色彩以红黄为基调,赭、紫等色兼而有之,各具特色,妙不可言。

3.变化莫测的纹理 石可先生曾为红丝砚题刻砚铭谁持彩练当空舞,就是对红丝石曲线纹理的形象比喻。红丝砚纹理极具变化,文字、动物、山水、人物等图案都在似与不似之间,使人产生无尽遐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