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发展历程
    

发展历程

潍坊嵌银:巧夺天工的民间艺术

发布日期:2016-12-12 浏览次数:3460


2015-11-25  微湖渔夫 

   日期:20100602 本报记者 宋学宝 本报通讯员 高斐

上海世博会再一次让人们的目光聚焦到潍坊的红木嵌银漆器上。早在1915年巴拿马万国博览会(即美国旧金山世博会)上,就获得过最优等奖的这一手工艺品,展示了潍坊民间艺术的独特风格,让人们赞叹不已。

扬名巴拿马

潍坊(旧时称潍县)是历史上著名的手工业城市,在几千年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勤劳智慧的潍坊人民创造了许多独具特色的民间艺术,风筝、嵌银漆器、仿古铜、核雕、布玩具等传统手工艺品代代相传,弘扬发展,使得潍坊文化更加厚实、灿烂,显示出独特的魅力。1915年,潍坊嵌银漆器在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获得最优等奖,蜚声海内外,使得全球各种肤色的人们对东方民间艺术刮目相看。

清代康熙年间,潍县铜业已经相当发达。工匠们为美化产品,增加销量,便比照古代青铜器的金银错(战国时代用金银嵌上装饰花纹的青铜器)工艺,在一些铜器上镶嵌金银丝花纹。这就是最初的潍坊嵌银制品,它为嵌银漆器的兴起和发展奠定了基础。清道光年间,铜首饰艺人姚学乾为金石学家陈介祺修复文物,在为古玩配制底座、撑架的过程中,与拓裱艺人田雨帆一起,推陈出新,独创出了在木质器具上镶嵌金银丝的工艺。

据《潍县县志》记载:嵌银技艺由本县南门里人姚学乾相传而来。后传本县田智缗、田子正兄弟,开设“釦雅斋”专做嵌银漆器,将嵌银工艺发扬光大。用珍贵红木制作的嵌银底座和撑架,与古文物珠联璧合,相得益彰,衬托出文物的精美与珍贵,达到了美轮美奂的效果。

到光绪年间,嵌银漆器的制作在潍县已经非常普遍,品种也由文物底座、撑架,扩展为各种工艺品、家具,十分繁荣。1890年,当地铜匠田晓山、田菊畦兄弟俩的嵌银工艺图案增加了翎毛、花卉、山水人物等题材,使嵌银漆器产品别开生面。清末民初,社会上一部分人羡慕欧美生活方式,穿西服提手杖成为一种时髦,于是手杖又成了嵌银铺的热销货。最初的嵌银手杖只嵌一行双勾字,之后艺人们又将100个写法各异的篆体“寿”字嵌在手杖上,名曰“百寿杖”。百寿杖一问世,即得到中外人士的赞赏,成为欣赏书法与观赏艺术的佳品,并作为嵌银漆器的代表畅销不衰。这期间,当地还出了几位技艺超绝的嵌银漆器大师,田昞睿就是其中的一位。1915年,他的嵌银漆器作品“西湖十景”在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获得“最优等奖”。

20世纪二三十年代,潍县的嵌银漆器店铺、作坊发展到20多家,有的还在北京、丹东、南京、上海、济南等地开设分号。在当地较有名气的店铺有协兴成、永兴成、桐荫山馆、釦 雅斋、福聚成、立兴成、吉兴泰、公茂福、松荫斋等,所制物品有手杖、墨盒、文具盒、笔筒、水盂、印规、砚屏、卷烟盒、首饰盒、镜盒、花瓶、帽筒、桌屏、手章盒等几十种。这些手工艺品不仅在国内经销,还远销国外。1929年,孙中山先生的奉安大典上,潍县以红木作胎,用银丝嵌了《总理遗嘱》,作成匾额悬挂在中山陵上。

后来由于战乱,潍县的嵌银漆器业逐渐凋敝。到20世纪 40年代后期,许多店铺停业关门。1948年潍县解放时,只剩3户9人维持冷落门面。

成为珍贵国礼

新中国成立后,曾因战乱而一度萧条的潍坊嵌银漆器获得了重生。党和政府本着“保护、发展和提高”的原则,对这一民族文化遗产进行了挖掘和整理。

1954年9月,由19名老艺人组成的嵌银生产合作社,租赁了 3间平房生产嵌银漆器,1956年开始承担外贸出口任务。1960年,北京人民大会堂在装饰过程中,需要摆设一座有嵌银图案的巨型立屏。潍坊嵌银艺人经过悉心研究和加工,将展现青岛海滨美丽风景的金银丝活龙活现地镶嵌在了立屏上。这座名为“春潮图”的巨屏高3.65米,宽5.45米,屏座厚1米,古朴庄重,精美典雅,色泽夺目,成为人民大会堂的一道风景。1967年初,嵌银合作社改名为潍坊嵌银厂。

今年5月26日,记者走进潍坊嵌银厂。进门迎面就是展厅,立有一屏风,那精细的雕刻,流畅的嵌丝,新颖的构图,看一眼就觉得不凡。里面的展品更是精彩纷呈,那方正的写字台,古朴的博古架,本来就有着文化的气息,再嵌上金丝银丝,更是增添了几分典雅和大气。再看那用丝丝银线嵌出的花卉,似乎让人嗅到了缕缕花草的香气。

循着“丁丁当当”的响声,记者来到展厅对面的木工车间。师傅们正在忙着下料、烘干、制作和安装。一件木器合成后,在这里就算完工了,但工人师傅说木器合成对嵌银漆器产品来说仅仅是开始,大量细致的活儿还在后头,因为接下来才是嵌金丝银丝。在嵌银车间,记者看到,那纤细的金丝银丝在师傅们手指间翻腾跳跃,信手拈来,便丝丝合规入矩。慢慢地,一幅图画就逐渐显形,光亮耀眼。

由于潍坊嵌银漆器集观赏、使用、收藏价值于一身,遂成为珍贵的馈赠礼品和收藏品。50多年来,潍坊嵌银厂先后为中南海、玉泉山、天安门城楼等地方的接待厅,以及党和国家领导人办公室提供配套装饰。国家领导人出国访问,也时常以潍坊红木嵌银漆器赠送国际友人。 上世纪 50年代,毛泽东、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都送过外国友人嵌银手杖。1961年,承外交部之托,特制嵌银砚台、墨盒等文具,为周恩来总理与世界各国签字时所用。1978年邓小平访问日本时,将潍坊嵌银套八文具作为国礼赠送给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据不完全统计,现在已有60多个国家的元首和1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知名人士收藏有潍坊嵌银漆器。潍坊嵌银作为国家之宝、民族之宝,在对外交往中扮演着一个特殊的角色。

嵌银艺人的心声

“嵌银工艺是潍坊人民智慧的结晶,凝聚了很多代人的心血,必须得到继承和发扬广大。”记者在奎文区图腾嵌银厂采访李康宁时,这位 14岁就进厂当学徒工的老艺人激动地说。

李康宁从事嵌银漆器工作已经40多年了。在继承和掌握老一辈艺人全套技艺的基础上,李康宁加以研磨,在技艺上有了新的突破。他不但白描技艺朴实大方、概括性强,而且研究出了“银片实填”、“粗细丝嵌制”、“石头上镶金银丝”、“浮雕嵌银”、“多宝镶嵌”等多种新工艺。1974年,他凭借四扇屏“泰岱雄姿”,获得了山东省工艺美术展一等奖。他运用粗细丝配合嵌制技术制作的“飞天”大首饰盒,以国务院的名义赠予西哈努克亲王。他绘制创作的“白毛女”、“红色娘子军”等独幅座屏以及“红梅寿代”大座屏,在全国工艺美术展览会上获得二等奖。1980 年,他带领的潍坊嵌银厂团队集体创作的“红木套七博古文具”获得了国家银杯奖。他还带人承接制作了北京国际机场贵宾接待室、中南海紫光阁、天安门城楼接待厅等地方的系列红木嵌银用品。

在提升个人技艺的同时,李康宁不断培养新人,他的徒弟很多已经成为企业骨干。然而,潍坊只有两三家正规嵌银制作企业的现状,使李康宁仍然感到了红木嵌银漆器艺术传承的困境。他说,作为手工艺制品的嵌银漆器,工艺复杂,劳动强度高,利润微薄。目前,技艺超群的老艺人相继谢世,而现在的年轻人耐性和定力都不足。像一只20厘米高的笔筒,用密嵌的手法,要心平气定地切切嵌嵌、敲敲打打一个多月。这种细致不具备非常定力的人做不了。李康宁认为嵌银漆器这一民间工艺处于濒危境地。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使潍坊红木嵌银漆器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更好地传承、发展,潍坊市有关方面已经开始采取相关措施。2005年,奎文区将潍坊嵌银漆器确定为重点保护项目,并制定了10年保护计划,目前正在筹划潍坊市红木嵌银漆器科技展览馆,并论证、设计、建设“潍坊红木嵌银漆器”一条街,恢复清末民初时期一些嵌银店的原有风貌。2006年5月,潍坊嵌银漆器被列入山东省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相信经过努力,潍坊嵌银漆器这一民间艺术奇葩,一定会绽放出更加绚丽的花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