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专著论文
    

专著论文

人生的基石(作者:裴曰信)

发布日期:2016-12-09 浏览次数:974

发表时间:2011.9.5  此论文获二等奖,刊登在“永恒的母爱”

再高大的玲珑宝塔的下面正中都埋着一块基石,基石的中心有一个点,在建塔时可以一层层向上延伸,但塔的周围与这个点相对的中垂线永不能有半点偏背。做人也是一样,必须在心目中确立这样一块基石,母亲把她在历经八十余年沧桑积淀中提炼的一颗明珠镶嵌在了儿的人生基石上,它像深夜的荧光引导着我在崎岖而艰难的人生历程中求索成长。

我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家庭,靠父亲一点微薄的工资生活,在母亲精心的调剂下虽是粗茶淡饭却也舒适美满,在那个时代的孩子不像现在玩具成堆,什么电动的、遥控的,开口就是买,我小时都是母亲顺手用一样东西给我做一个,稍大点就模仿着自己做。母亲给我做的玩物都是发自心灵,虽然简朴却很生动,她用一节高粱杆,劈一条表皮折成一只小鸟高高的翘着小尾巴,用中间的瓤压扁剪成条状,插在另一小段上向水中一放,哇!一朵美丽的梅花在水中展开,我高兴的直拍手,一朵朵的梅花和小鸟插在一起形成喜鹊登梅。我高兴的拿着高高的举过头顶跳着,像小鸟在花丛中跳动。母亲的脸上也露出欣慰的微笑。就是这些小制作充实丰富着我的童年,使我陶醉在无限的创意之中。

回想起母亲的一生,她总是用善良和忍耐去对待别人。在那艰难困苦的岁月里坦然面对,默默的承受着各种压力和痛苦,就像一把任凭狂风暴雨击打的伞,呵护关爱着我们。她经常跟我们讲世上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忍耐就是无价宝一类的话。那时年青哪里听这些,心想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老实人经吃亏,老俗套没用。母亲明白我的心思,便长叹道:“人那,得看的长远点,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到时候就知道了”。“唉呀,我知道了。为人和气好, 钱财无多少, 没病就是福, 乐趣自己找。” 我抢先说出母亲经常挂在嘴边的顺囗溜,母亲一下给气笑了,说知道就好,就怕知道做不到。尽管母亲知道我听不进去,但她还是像大海的水不厌其烦的冲刷拍打着礁石上的尘埃,洗涤着我的心灵,直到她人生最终的那一刻眼直直的看着我嘴一动一动有说不完的嘱托和叮咛,我大喊一声娘,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满腔的委屈、无奈和痛苦像撕开了一道口子随着泪水一起喷泄出来,多少年来我一直不愿母亲说不顺心的事,可是一点都瞒不过她的眼睛,在她的心里比我说的还明白,就这样母亲带着无尽的牵挂离开了我,也带走了我唯一的关爱和支柱,厄运似乎瞅准了时机,像山洪一样向我扑来,我无助地在激流中翻滚,在绝望中挣扎,在无奈中忍耐支撑着将被摧垮的身躯。睡梦中又回到了过去和幸福的童年,母亲仍然安详的重复着那些老话,我还是无忧无虑的拿着玩物在母亲身边跳跃。我不甘心醒来的孤独要找回我的过去。因此我开始投身于艺术,好大的乾坤世界竟只有不足方寸的桃核才是属于我驰骋的乐土。

在那既小而又布满坎坷的空间里以刀代笔,血泪交融的雕刻着自己的过去,倾诉者现在,呼唤着人世间的博爱与真情。在参展交流中喜报频频传来, “国际荣誉金奖”、“特别金奖”、“世界杰出华人艺术家”、“成功人士”等等,面对这些华丽的殊荣,我真不知该哭还是笑。成功也罢,失败也罢,我依旧在方寸间探寻。人家说太极拳是乱环悟道,我就算是在桃核的乱纹中求开悟,桃核里的仁儿就像人的一颗心不腐不枯,尽管被杂乱而坚硬的表皮禁锢着,它静静地等待时机的到来,总有一天它会冲破外壳焕发新的生机。这就是忍耐,忍耐并不意味着懦弱,我开始重新认识自己的母亲,她并不是平庸和软弱可欺,她从未在困难面前退步,她那宽宏的度量比别人看的更高远,在至仁至善中,渗透着柔不可摧的刚韧,平凡中流露出一股不平凡的骨气。母亲不识字讲不出什么道理,却为我树立了标榜,她的一生对我倾注的是大道似水的真谛,我却没能理解,我伏在厚厚的书堆上抬不起头来。

秋雨滴滴答答的敲打着窗户,我回过头来,一道闪电在漆黑的夜空中划出一个通天触地的人字,一声巨大的响雷把我从迷蒙中警醒。啊!人只有堂堂正正顶天立地做人,才能不负那在天之灵的母亲,我所获得的成绩和进步无一不是来源与母亲,母亲在我人生基石上定的这点该叫什么?我想了好久,就叫良知吧。